[工作论文No.8]高霞:自营劳动者的收入不平等与受雇劳动者的收入不平等
高霞
发表时间:2014/1/5 11:26:57    最近修改时间:2015/7/3 10:48:18
摘要: 从事工资性工作和从事自我经营活动,已成为流动人口在城市中谋求发展所选择的两大主要就业方式。文章利用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的子样本数据以及2012年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研究了各可观测因素对两类就业者的收入分布的解释能力存在何种差异,及其在2005-2012年间所发生的变化。考虑到就业方式选择的内生性问题,文章首先采用转换回归模型对自营者和受雇者的收入方程进行了估计。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根据基于回归分析的分解方法,利用Shapley分解过程对自营者收入的Gini系数和受雇者收入的Gini系数分别进行了分解分析。结果显示,对于流动人口而言,收入分配过程正在越来越紧密地与生产要素的贡献结合在一起,一些制度性的障碍正在减少。
关键词:自营性收入不平等;工资性收入不平等;转换回归模型

(本文收稿于:2013年9月,修改后的最终版发表在《北京工商大学学报》2015年第4期)

 一、问题的提出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逐步加快以及鼓励流动的政策变迁,中国城市中流动人口规模在不断扩大,并且成为推动中国城市劳动力市场发育以及经济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根据有关数据显示,2005年我国流动人口规模1.47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1.3%2009年我国流动人口规模达1.8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3.5%2011年,中国流动人口总量接近2.3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7%[1]。这些大规模的流动人口在城市中谋求发展所选择的最主要的就业方式有两种:一是选择从事工资性工作,成为受雇者;二是选择自我经营。同时,流动人口的自我经营比例也出现了明显的增加趋势。根据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的20%子样本数据,雇员和自营劳动者在流动人口就业者中所占比例分别为79.7%13.7 %;而根据 2012年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雇员和自营劳动者在流动人口就业者中所占比例分别为58.5%29.7 %。随着自营性就业比例的增长,自营性劳动者和工资性劳动者这两个群体在劳动市场中所表现出的差异性问题将不得不引起关注。比如,自营劳动者和受雇劳动者的个人特征存在着一些基本的差异,两类劳动者的收入决定因素存在着不小的差异,从而二者的收入分布结果也将显示出一定的差异性。本文将以流动人口为研究对象,集中于对自营劳动者的收入不平等程度和受雇劳动者的收入不平等程度进行比较研究。

国外相关研究文献表明,自营者间收入分配的不平等程度要大于受雇者(Meager, Court & Morales, 1996; Parker, 1999; Falter, 2007)。此外,Parker(1999)分析了1979-1994年间英国自营劳动者和受雇劳动者的收入不平等问题,其研究指出自营者和受雇者收入不平等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行业结构的变化所引起的。Falter(2007)通过对比1992-2000年间瑞士自营者和受雇者收入不平等的影响因素指出,教育是这两类人群收入不平等的主要影响因素,并且其对受雇者收入分布的影响高于对自营者的影响。同时Falter也指出,自营者的收入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不可观测的企业家才能因素以及数据噪声(Data Noisiness)的影响。

不同人群间的收入分布产生差异的原因,一方面来自于不同人群间个人特征分布的差异,另一方面来自于各个特征的收益率之间的差异。自营者与受雇者获取收入的一个明显区别在于,自营者的收入由其自己进行支付,而受雇者的收入则由雇主支付。在这种情况下,由于不存在信息不对称问题,自营者的收入将反映其个人的真实生产率;而雇主与雇员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则会导致受雇者在不同条件下的收入与其个人的真实生产率产生不同方向的偏离。这就会带来自营者的收入分布与受雇者收入分布的差异。

Krugman(2000)指出,如果某劳动市场适用信号模型的话,那么具有较高学历的人群得到的收入将超过其边际生产力,而具有较低学历的人群则相反,从而教育的信号作用将会使得收入不平等程度增大。对于自营者而言,其并没有动机去投资于仅起信号作用的教育,如果我们假设信号模型只适用于受雇性劳动市场,那么教育对受雇者收入差距的影响就将大于其对自营者收入差距的影响。Lofstrom(2000)利用美国数据验证了这一假设,其研究结果表明,在1980-1990年间,受雇者教育溢价的增加量要大大超过自营者。Lazear & Moore(1984)指出,工作任期也会使得自营者和受雇者的收入有所差别。他们认为,由于自我经营者不需要面临委托—代理问题,因此其得到的工作任期回报将能够反映其真实生产率;而雇主出于对委托代理问题的考虑,雇主将建立一个避免工人在任职早期偷懒的激励制度,在该激励制度下,其支付给受雇者的报酬在受雇者的任职早期会低于其真实生产率,而在受雇者的任职后期又会高于其真实生产率。在这种情况下,工作任期对受雇者收入不平等的影响将超过对自营者的影响,Lazear & Moore(1984)Ferro Luzzi(1996)对此进行了相关检验。

从性别或城乡户籍角度而言,对于工资性劳动者而言,其可能由于雇主个人偏好或户籍制度的原因而受到性别歧视或户籍歧视。对于自营者而言,虽然其收入是个人对自己的支付,但是自营者的收入是通过向市场提供产品或服务而实现的,如果市场中的需求者在意产品或服务供给者的性别或户口性质,则会产生消费者对自营者的性别歧视或户籍歧视。自营者面临的来自需求者的歧视通常小于(但不必然小于)受雇者面临的来自雇主的歧视,因此,性别或户口性质对受雇者收入差距的解释程度通常高于(但不必然高于)自营者。

国内目前缺少对自我经营者收入分配差距方面的研究文献,本文将对流动人口中自营者和受雇者收入不平等进行比较研究,通过实证分析来解释自营者收入差距和受雇者收入差距产生的原因,并将深入研究各影响因素对二者收入不平等程度解释能力的差异性及其在2005-2012年间的变化。本文的研究包括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本文的理论背景与现实背景;第二部分简单介绍本文所采用的经验研究方法;第三部分对所使用的数据和所采用的变量进行说明;第四部分根据基于回归方程的分解结果,讨论两类流动人口收入不平等程度影响因素的差异;第五部分给出简要结论。

…………

 


[1] 2005年和2009年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十一五”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三》,2011年数据来源于国家人口计生委《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2》。

 

 

[生成二维码分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