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动经济学者论坛
中国劳动经济学者论坛
China Labor Economists Forum

    张林秀:中国农村教育现状考

詹鹏 (2016/7/13 16:06:50)  (阅读 Read 1413)

 201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城市有大约5000万儿童,而贫困农村地区也有大约5000万儿童。可以说,贫困农村地区儿童的教育状况构成了中国未来的劳动力素质底色。如果这部分人不能接受高中教育,获得基本的数学、中文、英文和ICT技能,未来将很难获得稳定的工作。
正如世界其他未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一样,缺乏稳定的工作机会将迫使很多年轻人加入有组织犯罪或其他非正式组织。如果未来贫困农村儿童没能接受高中及以上教育,将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影响社会稳定。
我国劳动力教育水平及国际比较
笔者所在的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团队,是一个由多家中外研究与教育机构联合发起的行动研究团队,致力于探索解决农村教育问题和缩小城乡人力资本差距的手段和方法,核心发起单位有斯坦福大学Freeman Spogli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自2005年以来,REAP跟踪研究发现,囿于农村贫困地区人口的教育状况,我国目前还没有为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做好足够的人力资本储备。
在OECD国家,所有劳动力中接受过高中及以上教育的为74%,25岁-34岁群体中上过高中的为72%。我国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所有劳动力中只有24%上过高中,位居中等收入国家后列,低于墨西哥、南非等国。即使只看25岁-34岁的劳动力群体,我国接受高中及以上教育的例也只有36%,仍属于最低行列。
这么低的高中入学率背后是城乡教育的巨大鸿沟。在中国的大城市,2013年的高中入学率是90%,贫困农村则是37%。一个没有接受高中及以上教育的工人往往会有读写困难,基本不懂英文,缺乏计算机技术等基本技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行列的国家中,截至目前还没有一个像我国一样,接受高中及以上教育程度劳动力比例如此低,而且存在这么严重的城乡教育差距。
以两个不同发展路径的国家墨西哥和韩国为例,可以进一步看出让未来的劳动力接受高中及以上教育对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实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性。
韩国在20世纪70年代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机构转型的关键期,高中阶段入学率超过80%。这种人力资本质量的提升让大量在生产线旁工作的工人能在20世纪90年代,很好适应新工作岗位对更高技能的要求,为成功实现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结构升级做好了人力资本的准备。墨西哥虽然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高中入学率有所增长,但主要发生在城市地区,农村地区的比例不到50%,很多人甚至没有接受过初中教育。21世纪90年代的比索危机后,墨西哥面临着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的挑战。当墨西哥公司开始重组时,很多工人由于缺乏高中及以上教育程度,难以适应新工作岗位上工作技能的需要。雇主当然也不希望以更高的工资去雇佣那些不具备新工作岗位所需技能的工人。很多工人并未被重新雇佣,导致数百万工人失业。在这一背景下,墨西哥的正式失业率持续增加,并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保持较高水平。那些来自农村的年轻人、城市贫困人群以及几乎没有接受过教育的人,缺乏高工资、服务型经济所需的技能,被迫寻找生存之路。按照 Magaloni的研究,数百万人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有组织犯罪,为墨西哥经济持续发展带来了巨大压力,导致发展进程停滞或倒退。有组织犯罪和暴力的增长,还使得投资者丧失信心,将财产和资本转移到国外。
从韩国和墨西哥的对比可见:已实现中等收入水平的发展中国家要继续实现经济增长并成为富裕的工业化国家,通过普及高中阶段的教育以便保障经济转型对高素质人力资本需求,是很重要的一个措施。
 
贫困农村地区高中入学率为何如此之低?
REAP的研究发现,导致上述现象主要有四方面原因:其一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高学费,导致上高中的直接成本较高;其二是随着劳动力市场上工资迅速上涨,上高中的机会成本也越来越高;其三是农村学生无法获得积极的学业规划指导,让学生对教育回报率一无所知,甚至有错误认知,同时因为父母外出打工,家庭教育缺失,学校中老师只关注成绩好的学生,师生关系紧张;其四,中国竞争性的教育体系,让很多成绩较差的学生因为考不上大学或高中,就放弃高中或初中教育。
为了提高未来劳动力的教育水平,提升人力资本质量,近些年,我国政府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力度,推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改善农村教育基础设施,提高教师质量,增加农村教师工资等以提高高中阶段入学率。
但REAP的研究表明, 问题其实在学生上高中之前就出现了。根据REAP2013年对贫困农村初中生辍学问题的研究,通过追踪18474名初中生,发现贫困农村学生初中阶段辍学率很高。不同贫困地区学生初中一年级辍学比例介于4%-13%之间,初中二年级辍学比例为9%;即便是上了初中三年级,还有4%-9%学生在初中三年级毕业前辍学。据此可测算初中阶段累计辍学率平均为24%,最高为31%。所调查贫困地区初中学生的累计辍学率均高于18%,远远高于我国最近一次公布的初中辍学率(三年观测值)为2.6%的水平。
根据上述研究,中国农村初中辍学生每年有上百万之多。以他们目前接受的教育水平,一旦中国进入工资水平更高,从而对劳动者技能要求也更高的发展阶段,他们将在就业市场缺乏竞争力,很难适应新工作岗位的要求。
初中生为什么会辍学?REAP团队进一步分析发现,学习成绩不好、男孩、年龄较大和家庭条件差的学生更容易辍学。同时REAP的研究还发现,心理健康状况差也是初中生辍学的一个重要原因。由于上学过程中存在较大的学习焦虑等心理健康问题,加上老师的冷漠态度、同学的歧视、校园欺凌、伙伴辍学的示范效应以及缺乏父母的指导等,导致学生一时冲动而辍学。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上述问题的源头早在上初中之前就已埋下。REAP关于小学生的研究指出,农村小学生的学业表现比城市学生差很多。那么,为什么农村小学生尤其是农村贫困地区的成绩比城市学生低很多?可能原因有很多。首先,城市学生的人均公共投资更多,学校设施和师资都要好于农村地区。其次,城市学生的父母也具有较高的教育水平,更有可能在学习方面帮助他们的孩子。最后,农村地区特别是贫困农村学生的营养健康状况差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尽管在近些年,政府已经开始投入大量资源来解决这一问题,但仅对教师和学校基础设施进行投资还远远不够。
如果学生存在营养不良和其他健康问题,即使拥有再好的教学基础设施和老师,学生们可能也无法学好。根据REAP的其他研究,贫困农村学生存在普遍的营养健康问题。REAP在河北、河南、陕西、安徽、贵州、青海、四川、宁夏、甘肃等10省(区)贫困农村地区十多次大样本小学生调查(共调查近10万学生)显示,30%的农村小学生贫血,西南地区33%的小学生感染肠道寄生虫,约20%的学生近视且未能配戴合适的眼镜。与正常儿童相比,存在营养健康问题的学生出勤率更低,学习成绩更差。
了解到贫困农村地区儿童存在严重的营养健康问题后,REAP开展了一系列干预措施,并采用经济学的前沿分析方法-随机干预实验(RCTs)探索解决问题的可行办法。研究结果表明,在小学阶段针对营养、健康和教育方面存在的问题开展干预,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问题的严重性,但仍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为此REAP进一步向前追溯,研究发现,贫困农村学龄前儿童有60%以上没能做好入学准备,问题的源头在于儿童入学前。
为了进一步探究问题之源,2013年4月至2015年4月,REAP对陕南地区近2000名6月-12月龄的婴幼儿进行为期一年半的跟踪测试。起初体检结果表明,49%的6月-12月龄婴幼儿存在贫血。贝利婴幼儿能力发展测试结果表明,24%的6月-12月龄婴幼儿智力发展测试得分低于85分,这一比例在这些婴幼儿24月-30月龄时快速上升到53%。得分低于70分的婴幼儿比例,从6月-12月龄时的7%上升到24月-30月龄时的34%。根据贝利婴幼儿能力发展测试量表,正常儿童的平均测试得分为100分,低于85分意味着婴幼儿智力发育滞后,低于70分表明婴幼儿智力发育迟缓,需要专门的指导和治疗才可能成为正常儿童。对这些存在智力发育滞后的婴幼儿,若没有及时有效地干预,将来很可能成为学困生。
 
养育未来
脑科学、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等领域的研究发现,儿童从出生到三岁是大脑结构和功能发育的最关键阶段。大脑的结构和功能不仅取决于遗传因素,还受到环境刺激的影响。大脑的可塑性在婴幼儿阶段表现的最为明显,是干预的最佳时期和机会窗口,在这一阶段开展营养和科学刺激可以改变基因的表达方式,对实现儿童的发展潜能至关重要。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赫克曼的研究指出,人力资本投资的回报率随儿童年龄的增加不断递减,0岁-3岁儿童早期发展干预的投资回报率最高。
基于对大脑发育的科学认识,学术界普遍认同在预防出生缺陷和预防免疫等健康干预措施的基础上,从“养”“育”两方面开展干预至关重要。REAP的相关研究表明,通过提供微量营养素开展营养干预虽对减少婴幼儿营养不良、促进其发展有一定效果,但仍不能扭转贫困农村婴幼儿智力发育不断恶化的趋势。
除了营养干预,儿童早期发展的干预重心应当更多关注“育”的方面。REAP和国家卫计委干部培训中心合作开展的行动干预研究表明,通过半年的亲子活动入户指导干预,可以有效扭转贫困农村地区儿童智力发育不断恶化的趋势,让贫困农村儿童成为“正常”儿童。其他组织如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救助儿童会,也都在探索不同类型的儿童早期发展支持模式。
从国际经验看,一些发达国家如挪威在儿童早期发展阶段的人力资本投资占GDP的1.4%,我国仅为GDP的0.2%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及巴西和阿根廷等南美国家的投入强度(GDP的0.5%)。
提高我国未来人力资本质量,实现我国从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的转变,是未来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结构升级的前提和基础。打好人力资本的基础是我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的必要条件之一。基于REAP的研究结果,就如何提高我国未来人力资本质量提出如下建议:
 
1
政府应担负起更大的责任
儿童早期发展的公共产品属性强,政府应担负起更大的责任。因地制宜,在居住分散的农村采取亲子活动入户指导干预的方式,在居住较集中农村采取村级儿童早期发展活动中心的方式,提供有质量的婴幼儿早期发展公共服务,从源头上提高我国人力资本质量。根据REAP的大致估算,每个村每年提供有质量的儿童早期发展公共服务大约需要10万元,全国农村有约60万个行政村,因此合计每年需投资600亿元左右,仅相当于0.1%的GDP。
 
2
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
进一步加大学前教育投入力度,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调整教育投入结构,将增量教育投入重点用于学前教育,免费为3岁-6岁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服务,让农村儿童能做好入学准备,为减少城乡教育和人力资本差距进一步打下基础。
 
3
做好学生的营养健康工作
提高基础教育投入资金利用效率,在改善农村学校基础设施和师资质量的同时,做好学生的营养健康工作。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改善农村基础教育质量,在贫困农村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工作中重点关注学生微量营养素缺乏的问题,通过免费提供驱虫药避免学生肠道寄生虫感染,改善视力保健服务,及时让近视儿童戴上眼镜等。
 
4
加大专业人才培养力度
高等教育要加大儿童早期发展、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专业人才培养力度,建立培养高素质儿童早期发展、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人才培养的长效机制。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财新《中国改革》 2016年第4期

[ 添加评论 Add comments ]
注册邮箱 Registered E-mail:
密码 Password:
(留空表示匿名回复 Leaving blank means anonymous comment.)
验证码 Verification code:
已有评论 Exsiting Comments   选择页码 Page number:   每页数目 Amount per page:
jeffreyjak@mail.ru (2017/4/14 23:30:59):
Marshall Islands
已有评论 Exsiting Comments   选择页码 Page number:   每页数目 Amount per page:

(扫描二维码可将此页分享到微信等手机平台)
(Scanning the QR Code and sharing this page to your friends on the phone)

版权所有 © 中国劳动经济学者论坛
Copyright © China Labor Economists Forum
技术支持: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